解决方案:HOMS和配资公司“效益生态链”调查

  • A+
所属分类:期货配资

伴随这一轮A股暴跌期货配资利益链,恒生电子及其HOMS系统也进入了公众视野,正处于A股暴跌的风口浪尖。

由于场外交易配资等杠杆基金的出现,A股市场猛增,最近由于去杠杆化而急剧下跌。 HOMS系统被认为是本轮股市暴跌的“罪魁祸首”,它是场外交易配资]进入股市的主要渠道。

恒生电子的HOMS系统与市场上相对较小的软件系统以及场外配资之间有什么关系? HOMS系统仅为配资公司的子仓库管理提供技术支持吗?宣布关闭HOMS系统的开户功能后,它将如何影响恒生电子的业绩? OTC 配资行业的利润机制如何运作?新京报记者就这些问题进行了分析,分析了恒生HOMS和配资公司背后的真相。

股市崩溃,HOMS系统被推到了最前面

场外配资活动主要通过恒生公司 HOMS系统期货,上海明创和通化顺系统获取证券公司进行,其中HOMS系统获取客户资产的规模约为4400亿人民币,约占总规模的90%。

从6月下旬开始,A股市场开始暴跌,当即将失去控制时,监管机构采取了行动。

7月3日,有21家经纪公司发表声明,通过HOMS切断配资公司以连接到证券公司端口。中国证券业协会曾经发布过一项非处方药配资调查的结果,指出某些非处方药配资活动对证券公司信息系统的安全性构成了更大的风险,并且被怀疑违反实名账户制度和禁止借出证券账户的行为。

有一段时间,股市崩盘的“罪魁祸首”指向了HOMS系统。恒生电子开发的HOMS系统也引起了公众的关注。最后,HOMS系统与股市崩盘和OTC 配资之间有什么关系?

7月12日晚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关于清理和整顿非法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再次对违规行为采取了行动配资。 7月13日上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恒生电子HOMS系统开发进行了意外访问,并采访了几位高管。

在同一天(7月13日),恒生电子发布公告称期货开户,公司支持监管机构维持股市的决定,但否认HOMS是股市崩盘的根本原因。恒生电子在公告中公布了其强制清算数据:与沪深两市近30万亿元的交易量相比,通过HOMS系统进行的强制清算总金额仅为301亿元,占全部交易量。0.104%。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数据,场外交易配资主要通过恒生公司 HOMS系统,上海明创和富顺信系统进行,以获取证券公司。这三个系统的客户总资产近5000亿元,其中HOMS系统约占4400亿元,占近90%。此外期货,上海明创大约需要360亿元,同花顺大约60亿元。

恒生电子媒体负责人告诉新京报,以上数据是私募基金的组合,场外交易配资只是其中一部分,但具体比例尚不清楚。

配资高档HOMS“二级仓库”功能

期货配资利益链

HOMS系统的最初主要功能是伞形仓库,这便于基金经理允许不同的交易个成员执行仓库管理等。后来,出现了“次级子存储”功能,让OTC 配资借此机会降低投资门槛并迅速增长。

为什么恒生HOMS系统“主导市场” 配资? HOMS是为股票配资而生的吗?

女士Touner.com的媒体经理Dong向《新京报》向记者介绍说,恒生与其他几种系统并没有太大区别。 Touner之所以选择恒生HOMS,是因为市场使用的是恒生,而且还涉及其他方面的合作。 。几家券商告诉记者,恒生的稳定性更好。

“ Flush Shun的配资系统绑定到其传统的交易系统,因此注册从一开始就基于实名制。”相关负责人弗拉什·顺(Flush Shun)告诉《新京报》记者,因此使用弗拉什配资的规模也相对较小。

7月16日,恒生电子再次发布公告,宣布将关闭HOMS系统的任何开户功能;关闭HOMS系统现有零资产帐户的所有功能;并通知所有客户不允许他们增加现有帐户的资本。也就是说,当再次发生强制清算时,投资者将无法再补仓。

随后,上海明创和同花顺也暂停了与配资系统相关的新业务。

三个系统提供商已先后关闭配资业务以澄清这种关系,但根据记者的理解,HOMS系统的出现首先与股票配资业务无关。

根据公开信息,阳光私募股权投资在2010年左右开始在中国迅速发展。一些拥有大量托管资产的私募股权基金客户需要使用更专业的系统来管理资产。目前,恒生电子正专注于公共股权基金系统。 ,开发了HOMS系统并于2012年启动。

HOMS系统的最初主要功能是伞状仓库划分功能,该功能使基金经理能够允许交易个不同的成员执行仓库管理和交易风险控制。

后来,HOMS系统中出现了一个新功能,即链接到伞信任子单元的“辅助仓库”功能。正是这一功能使异地配资活动能够抓住机会迅速发展。

“一开始,伞式信托的子单位有一个门槛限额,从100万元到300万元不等。”一位信托人向记者解释说,在“二级仓库”之后,Wai 配资的进入壁垒几乎被取消。

“所谓的二级仓储是指配资公司租用伞式信托交易单位,然后通过划分仓库将其拆分给投资者。这时,投资者将不再认购。一个具有数百万个阈值的信托计划,但是分配了交易个帐户之一,这意味着几乎没有阈值。”上述受托人说,此功能的出现使配资杠杆几乎不受限制。疯狂的时候是1:10,起价低至2000元。

据说,过去,监管机构允许配资公司“租用”信托交易单位,“这一次股市急剧下跌,经过严格检查,这条路被直接封锁了,既不信任也不大”。该人说。

期货配资利益链

为什么投资者选择OTC 配资而不是“正规军”保证金融资和证券借贷? “首先,您可能会觉得这两种金融产品的杠杆率太低,其次,您喜欢的股票无法进行融资,并且这两种金融产品的门槛很高。”上述信托人说,上证指数达到4000点后,配资的客户是中小型的。投资者数量大大增加。

恒生被指控操纵双手,并称其“不客观”

HOMS系统等为柜台交易配资上的股票增长提供了渠道,并被认为是这一轮杠杆市场的推动力。 公司员工说,HOMS在公司中只占少量业务。

一家中型证券公司的销售部经理告诉《新京报》,HOMS系统,上海明创和Flush为股票提供了便利配资,也为场外市场的增长提供了渠道配资。

“实际上,配资软件供应商在本轮所利用的行情后面扮演着“推手”的角色。”上述证券公司业务部经理说,中小投资者积极进取配资,这也成为这一轮非市场配资业务野蛮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 A股行情。

面对公众舆论,恒生电子在7月13日宣布,HOMS是恒生为私募股权基金开发的技术工具。目的是为了满足中小型资产管理机构(如阳光私募股权)的需求,以改善投资交易管理和风险控制能力。 。关于HOMS被称为股市波动的主要根源的说法不是客观且不合理的。

彭正刚董事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一定会有一些异地交易,但恒生不知道交易量是多少。恒生系统并不是为配资开发的,而是为了解决阳光私募股权的需求。

关闭HOMS开户功能将如何影响公司的性能?恒生电子董事长彭正刚对《新京报》记者说,一切都以公司的公告为准,没有任何解释。

“ 公司目前处于敏感时期,根本不允许提及任何有关HOMS的内容。在内部,已经向各部门发送了几封电子邮件,明确禁止所有人胡说八道。”几位恒生员工表示,实际上,他们认为这对公司没有影响,而HOMS在公司中的业务量实际上并不大。

HOMS业务子公司在半年内损失了数千万

HOMS倾向于“出售平台”,并以打包费用的形式付款而不是提及它。负责HOMS系统开发和运营的子公司公司恒生网络上半年亏损1514万元。

7月16日,记者走访了杭州市滨江区江南大道的恒生电子大厦。其中一幢21层的建筑物和另一幢15层的建筑物全部归恒生电子所有。

“今年已经招募了许多新员工,有数百人。”恒生电子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近年来发展迅速,目前公开披露的员工人数为3000-4000。如果您加上,估计北京和武汉的外籍人士人数为5,000。

恒生电子2014年年报显示,截至2014年,使用HOMS系统的私募股权客户超过千家,资产规模超过1000亿元。

快速发展与蓬勃发展的股市有关吗?恒生电子在大堂的一名员工告诉记者,除HOMS系统外,恒生还拥有其他创新业务,这当然必须与之相关。

7月16日发布的《恒生电子2015年半年度报告》指出,受益于金融市场的发展,创新和变化,客户需求持续增长,公司的主营业务实现了快速发展。上半年总利润近1.1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0%-100%。此前的年度报告显示,恒生电子2014年和2013年的净利润为3.61亿元人民币和3.23亿元人民币,增长率分别为1.51%和6 1.80%

蓬勃发展的恒生电子突然关闭了HOMS系统。恒生电子表示,此举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 2015年度的利润。公告显示,负责恒生网络HOMS系统开发和运营的子公司今年上半年亏损1514万元。

恒生HOMS系统如何盈利?一家中型经纪公司销售部经理向记者解释了恒生HOMS,Ming Chuang 软件和Flush Shun 软件当前的收费模式。

销售部经理表示,这些系统的费用软件通常分为三类:一类是基本年服务费+维护费(约200,000-500,000元/年+约50,000元/年);这是一项增值服务费(数量,策略和其他增值模块需要单独支付);第三是按交易交通委员会收费,通常是双边收费,大约是单边的千分之三。

上述业内人士为记者提供了一组计算数据。如果一个家庭配资公司的规模为10亿元,并按每月的周转率两次计算,则系统软件处于单一配资的一个平台上,累计每月佣金收入超过200万元

“ HOMS倾向于出售平台。例如,每年50万元的套餐费加上每年的一定服务费并不是主要因素。其他人不向系统收取平台费,而是向投资者收取费用交易佣金收获佣金。”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尽管HOMS并不是主要的服务,但据《时代周刊》报道,HOMS在推广该系统时会刻意强调配资的强大功能,许多证券公司的销售人员也参与了共享。 《新京报》的记者采访了恒生电子,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对话专家

“如果监管不成熟,则应关闭场内和场外融资”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

曹和平,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

期货配资利益链

方正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郭彦宏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HOMS与异地配资之间的关系?异地配资及其系统供应商是否存在法律空白?作为回应,《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曹和平,方正证券首席战略分析师郭彦宏。

新京报:您如何看待HOMS与OTC 配资之间的关系?

董登新:HOMS产品就像一把菜刀。菜刀的主要功能当然是切菜,但是市场发展太快,无法阻止某些人使用菜刀做其他事情,例如砍柴。因此,从这个角度看,使用HOMS系统的配资公司应该是主要责任,因为将杠杆作用提高到了无限,促使A股市场的散户投资者也效仿。

曹和平:我不认为这是新技术条件引起的急剧下降,而是市场外部的快速扩张,但是整个市场的管理体系无法跟上,导致急剧下降。

郭艳红:HOMS系统只是一个配资工具。如果使用得当,它可以为资本市场服务。如果使用不当,将会引起麻烦。监管机构先前已经宣布,HOMS是最配资的系统,相当于这一轮暴跌的催化剂。即使没有配资业务和HOMS系统期货配资利益链,股市也会下跌,因为第二季度的股市泡沫已经非常严重。

新京报:场外配资及其系统供应商是否存在法律空白?

董登新:场外配资本身是新事物,公众缺乏理解和理解,这可以从监管机构的态度中看出。

郭艳红:监管部门之前可能尚未对配资进行过彻底的调查,并且存在一些监管空白。因此,中央银行和其他中央政府最近发布了《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

新京报:配资还是梁荣未来应该做什么?有什么建议吗?

董登新:保证金融资和证券借贷的条件仍不成熟。如果监管不成熟,我认为应该关闭场内和场外融资。当投资者没有足够的风险承受能力时,应进一步关闭保证金交易和证券借贷。这次股市崩盘显然是由高杠杆风险引起的。

曹和平:按照市场边界扩展的内部逻辑进行管理,即具有对核心市场的一定授权以扩展到外部市场。

郭彦宏:将来,场外交易配资可能会被“招募”并纳入机构框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